专题研究您当前的位置是:首页 > 专题研究

刘玉琴口述历史:女子掘进队 为了祖国多采煤

来源:枣庄党史网

【访谈背景】

枣庄建市之初,依靠丰富的煤炭资源,大力发展工业经济。在那艰苦创业的年代,许许多多的产业工人埋头苦干、只讲奉献。20世纪70年代,枣庄煤矿有一支女子掘进队,她们怀抱“妇女要顶半边天、定叫矿山红艳艳”的热情,纷纷离开原来的岗位,志愿奔赴井下生产第一线。女子掘进队1975年12月成立,1979年2月解散,从成立时的32人到最多时的100多人,在深达数百米的地下,把靓丽的青春献给了祖国的煤炭事业,无怨无悔。女子掘进队当年开采的巷道长达万米,这是一条通往开采区的通道,更是一条伴随着我们城市走向富强的创业之路。

枣矿女子掘进队首任队长刘玉琴

枣矿女子掘进队首任队长刘玉琴.jpg

【人物介绍】

刘玉琴,曾用名刘玉芹。1954年出生几个月后,就在襁褓中随父母来到枣庄煤矿。1975年11月21日,刘玉琴、华守勤、金殿云、王敏、徐培霞、张得新、高伟华向全矿青年女工发出成立女子掘进队的倡议,刘玉琴为首任队长。1977年参加全国工业学大庆会议。其后,刘玉琴任职枣庄矿务局团委、纪委,获全国劳动模范、全国煤炭战线劳动模范等荣誉。2003年退休,时为枣矿集团工会副主席。

 

在国家需要多采煤的时候

成立女子掘进队,促进生产

刘玉琴获奖时的留影

刘玉琴获奖时的留影.jpg

【口述内容】

刘玉琴:1970年12月份,在枣庄煤矿参加工作,当年我16岁。一开始干运转工,后来搞煤质化验。我们这一代都是毛泽东时代的青年,唱《高举革命大旗》红歌,一心追求上进。

进厂的第一年,我就递交了入团申请书,加入了共青团,并担任了厂团支部副书记。我们的集体宿舍就在矿上,就以集体宿舍为阵地,组织团员青年学习,读毛主席著作,读《共产党宣言》,还有列宁的《国家与革命》。

矿上到1974年左右,搞派性斗争,停工停产,我们厂里的团员青年坚持去上班,并且还巡逻护厂,坚持理论学习。当时,省委和市委派了工作组帮助矿上恢复生产,对我们这个理论学习小组很重视,于是就在国家召开会议(指1975年11月召开的全国煤矿采掘队长会议)的时候,点名让洗煤厂理论学习小组去一名代表。我当时是理论学习小组的组长,所以就让我参加了。去北京开会,带队的是我们矿上当时的党委书记魏建兴同志,其他都是第一线的采掘区队长,大概是8名,我记不太清楚,他们都是男同志,就我一个女同志参加会议。

当时的煤炭部部长徐今强在大会作报告说,把全国煤矿的基层同志请到北京开这样的会,体现了毛主席、党中央和国务院对煤炭职工的关怀和重视,也说明了煤炭生产的重要。当时国家需要煤,国民经济要大干快上,需要煤炭先行官,所以当时提出的口号就是:国家需要煤,我们怎么办?最后会议的落脚点还是落实生产任务。在会议落实任务时,分派不下去,大家很着急,我也很着急,突然有一种想法,就是我能不能把女同志组织起来到第一线去,直接参加煤炭生产,直接做贡献,于是就有了成立女子掘进队、到井下第一线的想法。在(北京)小组讨论会议上我一提出这个想法,就得到了与会局、矿党委领导的支持。

(回枣庄后)在矿上团干部开会的时候,我提出了我的想法,立即得到了矿团委和团干部的支持。华守勤,就是我们后来女子掘进队的副队长,当时是东井机电厂车间和团支部书记,她很起劲,会散了以后也没走。还有机关团支部书记王敏,她也没走,我们就一起商量了,要成立女子队,就向全矿女青年倡议,因为我们矿很大,有8000多名职工,女职工也有很多,分布在全矿各个辅助单位。后来又有洗煤厂的徐培霞、高伟华、张得新、金殿云四位女工签名,向全矿发出了成立女子掘进队的倡议书。

我那天翻了一下,找到当时我们发的《倡议书》、矿党委以急件的形式转发的文件,以及成立“女子掘进队”的通知。矿党委比我们的认识更深刻,因为当时矿上是处于停工半停产状态,成立女子掘进队,不仅是成立一支简单的队伍,而且对恢复生产促进大干快上,促进广大职工积极生产也是很有意义的。

当年的《倡议书》

当年的《倡议书》.jpg

【历史现场】

就在刘玉琴她们发出倡议书的当日,中共枣庄煤矿委员会以“加急文件”的方式表扬了这一做法。文件记载:矿党委认为,刘玉芹、华守勤等七名同志的《倡议》很好,是一个大胆的革命行动,为全矿广大妇女同志做出了榜样。现将《倡议书》转发给你们,要求各总支、支部、各单位都要组织职工认真学习讨论七名女同志的《倡议书》,支持她们的革命行动,向七名女同志学习,坚决贯彻落实全国煤矿采掘队长会议精神,学红旗,见行动,争做特别能战斗的队和特别能战斗的战士。

 

在井下打眼放炮、淋着水打风钻

上顶后,吃着饭就要睡着

前排左起:女子掘进队第二任队长杨玉华,党支部副书记华守勤。后排左起:女子掘进队副队长徐培霞,女子掘进队队长刘玉琴,女子掘进队副队长刘玲玲。

前排左起:女子掘进队第二任队长杨玉华,党支部副书记华守勤。后排左起:女子掘进队副队长徐培霞,女子掘进队队长刘玉琴,女子掘进队副队长刘玲玲。.jpg


 

【口述内容】

刘玉琴:第一批自愿报名的有32人,有学校的老师,如刘玲玲、张秀英,有医院的医生,也有其他机关科室的人员,有食堂、机电车间的,还有修配厂的。当时矿党委有一道命令:只要是个人自愿下井报名的,各单位一律开绿灯,不准扣住不放。所以这样32人都是自愿报名的。12月4号矿上专门为女子掘进队开了大会,成立大会,给我们授旗,“女子掘进队”的队旗交给我,当时我任队长,还有4个副队长。

矿上为我们配备了顾问小组,聘请了退休的老区长——掘进二区的李区长为我们当顾问。还有一个老工人马师傅,还有一个技术员。下边三班都有顾问师傅,1个班有5个,教我们这些女队员怎么做。在地面上简单培训了两天,就开始了试生产。我们一开始是打运输巷道,宽2米8到3米2,高是2米2,就是双轨,是两个电轨电车能够跑下来的运输巷道。

一开始,我们打风钻都掌握不了。风钻是日式的,大概有五六十斤的样子,你风送大了,它就顶起来,钻不进去,有时候还好断钎子。风送小了,它抬不起来,它光转圈也不进,打不进去。折腾得我们一身汗,一个班下来,光打风钻就哆嗦得全身像散架一样。

还有放炮,这个手捂着耳朵那个手去放炮,有时候还是迟迟不敢下手拧那个开关,因为放炮很响。迎头有半煤岩,下面是岩石,上面是煤炭,上面至少要打10个炮眼,下面也要有10多个、20多个炮眼,一般是装两至三包炮药进去,那是很响的。有时候你离得近,震得心都痛。再一个就是放完炮以后,特别是我们这些跟班队长、班组长,冒着没有散尽的炮烟马上要把风筒接到迎头上,把炮烟吹出来,然后大家再进去干活。

掘进作业是一环扣一环,打完眼以后马上就要装炸药,装完炸药以后就要放炮,放完炮以后就要进行扒装。大家在干中学,学中练,打眼的队员能很熟练地掌握送风打眼,放炮也比较从容了。慢慢的,开扒装机的也能熟练、顺利地装上一车矸石了。所以我们基本上就算熟练地掌握了掘进的这一套工序,第一个月我们就超额150%完成了试生产任务。

后来,我们就逐步地月月完成生产任务,还向着全国的上纲要的水平逐步地迈进。因为国家规定“一二三”是上纲要的水平,一就是全岩单头月进100米;二就是半煤岩单头月进200米;三就是全煤单头月进300米。这就是对掘进队的要求,全国统一的,男职工女职工都一样。我们矿上是5个掘进队,大概有9个采煤区。掘进队是为采煤服务的,要把巷道打出来,然后交给采煤面。

我们和其他的男队是一样的,我们当时是在“八一八”采区打掘进。矿比较老,有百年的开采历史,离井口很远,大概有十几里路,我们坐电车单程就要跑40分钟,然后来回。因为我们掘进下井就要换衣服,从换衣服去食堂吃饭、到换工作服领矿灯,然后再下井,再到工作面,这些辅助时间要一个多小时,来回得三个多小时。再加上8小时的工作制,再洗完澡再去食堂的话,大概要十二三个小时。所以那个时间很长,劳动强度也很大。一开始队员们都不适应,都是很累的。疲劳得上井以后一句话都不想说,有时候吃着饭就要睡着了。但是大家都有一股劲,要为新时代的女职工争气,为毛主席争光,因为毛主席当时是说时代不同了,男女都一样。

奖章、证书是对“女子掘进队”集体的表扬

奖章、证书是对“女子掘进队”集体的表扬.jpg

【历史现场】

当时我们掘进的巷道没有什么支护,都是石灰岩顶板。有时候有断层,就需要用木柱把它顶起来,用板皮架上,免得矸石落下来。但有时放炮装药装多了,扶棚一下子就轰倒了,光复棚就要耽误时间、影响进度。有时巷道还会有淋水,叫顶板水,如果迎头作业打风钻,水就会一直淋在头上,比下雨还要紧。工作服就湿透了,胶靴里面都有水。

 

青春充满汗味,双手磨满老茧

党员干部带头,白天开会,晚上下井

1977年,杨玉华(右一)、徐培霞(右二)、刘玉琴(右三)合影

1977年,杨玉华(右一)、徐培霞(右二)、刘玉琴(右三)合影.jpg

【口述内容】

刘玉琴:女子掘进队第一批党员发展以后,就单独成立了一个党支部,作为矿上的一个区队,这样我改任支部书记,杨玉华任第二任队长。华守勤,我们队里年龄最大的老大姐,她是党支部副书记,主要做思想工作,这样我们领导班子也加强了。这些队长、副队长都带头下井,我们给自己有一个要求,只要是在矿上,每个月必须下够20个井。白天开会,晚上下井,基本上是家常便饭。

再一个就是加强学习。我们成立了学习小组,学习毛选4卷,1977年毛选5卷发行以后学习5卷。文化程度低的队员还学文化,还成立了民兵连,去打靶,像田秀艳和卢秀兰两个人打得很好。业余时间、逢年过节,开展一些文体活动,像马广云、田华在篮球场上就很活跃。生产上,大家更是积极、上进,每个班都是摽着膀子干。1977年我们搞了一次会战,那天我翻了一下材料,看了一下,我们队长杨玉华一马当先,跟班生产,队员身上有多少汗,队长身上就有多少汗。工作服除了这个边可能还有点干,其他都是湿的,三天不洗工作服,汗味就很大,我们都说这是充满汗味的青春。为洗澡方便,头发就扎成一个小刷把。大家还有一句豪迈的誓言,就是“宁愿汗水漂起船,不让祖国缺煤炭”,大家用实际行动来实现自己的誓言。

我这里有一个记录,就1977年上半年,我们放弃工休的达到了347人次,带病带伤工作的就是303人次,打连班的就173人次,加班延点就324人次。那时候没有奖金,你就再加班、再延点,干得再多也没有奖金。只要完成任务了,就是你的基本工资,所以那时候大家也都不讲报酬,所以在下边就是拼命大干,也没有人强迫,都是自觉自愿的。一搞会战,大家一看谁的饭袋子又带了一大包就知道她可能又不走了,又要打连班了,队长都不同意。像田秀艳、徐德花她们好加班延点,秀艳后来是副队长,她也挺能干的,每天下来都是汗水,加上顶板水,工作服全被浇透。我们也注意保护这些骨干队员的积极性,有时候要督促她们上井休息。

下井的第一天,我就没上井,一气在下面干了三个班。第一个班是夜班,第二个班是早班,第三个班是中班。我们那些队长一看我没有上,她们也都不上。这样我们老顾问李区长一看就急了,找到我说:玉琴你不能这样,你们不是干一茬就走的,你们要长期在这里,掘进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儿。

一开始大家都没有休息,都是干满点。女同志,因为她有生理周期,后来在华守勤副书记的提议之下,一个月有三天的工假,就是不下井,在地面上帮助工区工作,领材料打零活,帮助其他队员办点事儿。但是一到搞会战的时候,大家工假也不休息了。

1979年6月,孙道斌、刘玉琴夫妇在天津

1979年6月,孙道斌、刘玉琴夫妇在天津.jpg

【历史现场】

煤车之间用挂钩连接,按规定,挂钩时不得两手同时去挂,否则头就会自然地伸进煤车中间,头上戴的矿灯就会被遮挡。加上巷道昏暗,满载的煤车冲击力很强,弄不好就会把人夹伤。有一次,刘玉琴在挂钩时,不由自主地双手向前,头被煤车夹住。结果,胶壳帽挤裂了,耳朵给挤伤了。虽然头很痛,刘玉琴也没吱声,还坚持干了一个班。在女子掘进队,像这样碰破手、压了脚的事,大家都不放在心上,只要骨头没事,照样带着伤继续下井,干劲十足。

 

为国家分忧,为企业解难

井下拼搏,为矿山留下了一条万米巷道

1987年,刘玉琴在青岛

1987年,刘玉琴在青岛.jpg

【口述内容】

刘玉琴:女子掘进队开始是“38作业制”,3个班,一个班干8个小时。记得在建队第3个月、第4个月的样子,就跨上了200米的水平,以后逐步向上攀升,创过400米。后来采用“46作业制”,6个小时一班“大循环”,合理安排人员,闯过了613米,达到最好水平。

从女子掘进队成立一直到撤销,我们是年年月月完成生产任务,质量达到一级品,做到了安全生产,高效低耗,这样年年也被矿、局、市里和省里授予“特别能战斗的队伍”光荣称号。我个人也被矿、局还有山东省授予劳动模范、劳动英雄的光荣称号,1977年在工业学大庆会上被评为全国劳动模范。

1977年的四至五月,全国工业学大庆会议,我是代表我们女子掘进队参加的。会议分两个阶段召开,第一阶段是在大庆,参观王铁人工作过的钻机平台。大庆提出来的口号就是先治坡后治窝,先生产后生活。王铁人提出“宁可少活20年,拼命也要拿下大油田”,透露出一股拼命干革命的那种精神。第二阶段是在北京召开。五一节的时候,会议一个是请劳动模范在工人文化宫看节目,然后又在北京饭店招待些劳模,我们枣庄就我去了。参加这个活动回来后,我很激动:国家领导这么关心我们怎么办?也只有一个字就是干,把自己的本职工作做好,学习铁人落实到行动上,拼命大干。

当时也有口号,是“有命不革命,要命有啥用”。那时也很年轻,头疼脑热的都不算病,大家就说换上工作服,就像穿上神仙衣一样,在地面这里疼、那里痛,换上工作服,精神头就来了。下去说话也是大嗓门,干活都是一溜小跑,推起矿车来也是跑的。记得一次去矿上开会,有一个男的采煤掘进队的李师傅,他也是支部书记,他说你到下面干活?我说干不干活,你看我的手。我伸出手给他一看,和他的手差不多,都是厚厚的一层茧子。他就说,不能光看你们那么弱,要看你们的手。

到了1979年,各项规章制度逐步建立健全,矿上一切都走向了正规,女同胞下井就不符合有关规定了。女子掘进队解散,当时我已调离女子掘进队,没有参与,但是我听说大家没有讲价钱的。

枣庄矿是一个老矿,它资源枯竭,战线逐步地在缩小,所以要减员、减人提效,下岗分流,这些问题都摆在面前。我们女子队的姐妹们也经历了下岗分流、内退,还有再就业这种经历,大家都能够自觉地把困难留给自己,服从分配,经历考验。我们女子掘进队的副队长田秀艳,她是比较典型的,她因为在我们女子队表现得比较突出,后来女子队解散以后,她是分到了矿工会做出纳,后来减人,她下岗了。田秀艳家有两个孩子,家庭也比较困难,她自己卖牛奶,搞了一个小桌子。那个时候我在工会工作,也到那里去看过她。我们女子掘进队其他姐妹,像华大姐,还有高伟华,还有一些姐妹,下班以后就到她摊上去买牛奶、帮她看摊,也是支持她。后来,田秀艳被矿上树为再就业标兵。

我是初中毕业,随着形势的发展,就进行文化补习,后来脱产上了两年大专,这都是在局团委这个工作的时间学的。1987年学习毕业回来,年龄也大了,33岁了,转行转到矿务局纪委。1993年,我到了矿区工会,担任矿区工会副主席,女职工委员会主任。

1997年到2000年,矿上比较困难,效益下滑,煤炭卖不出去,煤价也上不去,连电费都交不起,一弄就给我们拉闸了,我们机关的孩子都在路灯下做作业,生活比较困难,有时工资都发不出来。当时局里的政策是这样的:来钱以后先满足生产第一线的职工发工资,然后是辅助生产工人发工资,最后是机关。我们机关是一人每个月300块钱,最困难的一年是发了8个月,所以那时候比较困难。

我最欣赏航天英雄杨利伟说的这样几句话,“有一种生活,你没有经历过,就不知其中的艰辛;有一种艰辛,你没体会过,就不知其中的快乐;有一种快乐,你没拥有过,就不知其中的真谛”。我觉得,这好像也是我们女子掘进队的真实写照。我想对我们女子掘进队的姐妹们说,在特定的历史时期,姐妹们义无反顾、自觉自愿地到井下去,为国家分忧,为企业解难,用自己孱弱的身躯在百米井下拼搏掘进,用洒满青春的汗水为矿山留下了一条万米巷道。我非常感谢女子掘进队的姐妹们,感谢她们对我本人的帮助和支持。

我还想说,我们共同经历了女子掘进队那段特殊的历史时期,经受住了考验,为祖国的煤炭事业做出了历史性的贡献,我们无怨无悔。生命中有了女子掘进队的历史,一辈子也不后悔。我还想对姐妹们说,现在我们老了,还应该保持那么一种劲头,那么一种精神,办好自己的事情,在照顾好自己的同时,也要力所能及地为家庭为社会做一些事情。最后祝愿女子掘进队的姐妹们一切都越来越好。

刘玉琴和老伴孙道斌至今仍然珍藏着“山东煤炭工业战线劳动英雄”表彰海报

刘玉琴和老伴孙道斌至今仍然珍藏着“山东煤炭工业战线劳动英雄”表彰海报.jpg

【历史现场】

为本项目采集,刘玉琴和老伴孙道斌找出了女子掘进队当年成立的倡议书、枣矿党委下发的有关文件。在放置老照片相框背后,他们意外地发现了一张当年印制的对开海报,上面刊登着“山东煤炭工业战线劳动英雄”个人照片,还有59名“山东煤炭工业战线劳动模范”的两张合影。面对镜头,这些当年为祖国采煤事业而挥洒汗水、奉献青春的煤矿工人,肩膀上披着绶带,胸前佩着奖章,每一朵笑容都是那么灿烂,那么自豪。

 

采集时间:2021年9月6日

采集地点:枣庄市薛城区长江路东山花园小区

采集人:中共枣庄市委党史研究院

 

版权所有:枣庄市党史办网 鲁ICP备14011134号-3 您是第位访客
Copyright(C) 2015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