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研究您当前的位置是:首页 > 专题研究

丁辉口述历史:世界瞩目 枣庄现代煤化工技术

来源:枣庄党史网

【人物介绍】

丁辉1.jpg

丁辉,1949年11月出生,1968年5月参加工作,原兖矿国泰化工有限公司董事长、总经理。20世纪90年代,参与组织从美国引进的当时中国第一套、世界第五套水煤浆加压气化及气体净化装置,并在此基础上进行了技术创新,被化工部评为科技进步特等奖;带领研制的“水煤浆加压气化及气体净化制合成氨新工艺”获“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德士古气化炉海外运行最佳奖”。大力开展技术推广工作,使具有我国自主知识产权的“多喷嘴对置式水煤浆煤气化技术”从枣庄走向全国,走向世界,转让到美国、韩国等多个国家,对我国洁净煤利用及现代煤化工技术的发展起到了重要的推动作用,为枣庄经济建设作出了重要贡献。

先后荣获山东省科技劳动模范、山东省政府“特殊贡献奖”、枣庄市优秀共产党员、枣庄人民功臣、山东省劳动模范、中国自主创新企业领袖、全国优秀科技工作者、山东省优秀老科技工作者等荣誉称号。

鲜花献劳模,奖杯敬功臣.jpg

                   鲜花献劳模,奖杯敬功臣。

【访谈背景】

   历史上枣庄煤炭工业发达,但是煤炭的转化起初仅限于土焦和小型发电。20世纪60年代末到70年代初,开始发展机械化炼焦和电石、化肥工业。70年代后期引进的美国德士古水煤浆加压气化等技术,为煤炭转化的现代化打下了基础。80年代,枣庄煤化工产业迅速崛起,到了90年代,特别是进入21世纪,更是突飞猛进,现代煤化工技术达到世界先进水平。2005年,山东省重点工程——一期投资30亿元的兖矿国泰化工有限公司年产20万吨醋酸、24万吨甲醇和日处理1000吨煤新型气化炉及配套工程竣工投产,打破了跨国公司对此类技术的垄断。中国自主知识产权专利技术的研发推广,使枣庄现代煤化工技术进入世界第一方阵。丁辉是这一系列辉煌的亲历者、见证人。

 

临危受命,把最重的担子挑起来

【口述内容】

丁辉2.jpg

丁辉:我是1949年11月在滕州出生,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开国大典的礼炮催生的一代,和共和国同龄。

我从出生到读书到参加工作,基本上都在滕州和枣庄这块沃土上。72年来,我们共和国巨变,我亲历了。我们枣庄建市60年来的历史,我也是一个比较权威的见证人。

鲁南化肥厂是1967年开工建设的,我1968年5月进厂,应该说是鲁南化肥厂的建厂元老之一。

   到了90年代,鲁南化肥厂的生产规模已经远远满足不了当地农业生产的需求,需要扩产。另一方面,60年代建的鲁南化肥厂采用的是当时的技术,到了90年代已经严重落后了。所以,国务院及有关部委高瞻远瞩,决定从美国进口当时最先进的德古气化技术和装置。

当时我们的外汇储备是很低的,没有那么多钱。钱少还要办大事,怎么办呢?国家给了很少一部分外汇指标,去买美国的现代化的全套技术是不可能的,我们只能把好钢用在刀刃上,买了美国最关键的核心技术,买了我们不能制造的关键设备,其他的就是靠国内配套。

那么,第一个问题也是当时最难的问题,国内这种落后的装备、技术,和美国最先进的装备、技术不能配套。拖拉机跟奔驰车怎么配?我们这个项目建起来以后,运行不下去。

第二个问题,我们的人不适应。我们原来操作的是60年代的装备与技术,突然把当时最先进的美国的这套装备让我们这些人来操作管理设备管理人员不适应,工程技术人员不适应,行政管理人员不适应。总而言之,完全不配套。有的同志就说中国人无法掌握美国的这套先进技术,想要放弃。在这种情况下,上级领导让我出任鲁南化肥总厂第二氮肥厂厂长。

我当时是鲁南化肥总厂的科技副厂长,我有责任,也有义务去把这副最重的担子挑起来。当时只有一个想法,不论千难万险也要成功驾驭洋技术开好洋设备,打通全流程,如果开不成功,鲁南化肥厂就陷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到任后,为了振奋大家的信心,我提出一个奋斗目标瞄准世界水平,攀登科技高峰,开好气化装置,振我中华雄风”,标语就写在我们高大的厂房上,激励大家前行。在以后的七百多天里,我和大家吃住在工地,奔波在厂房,对洋设备、洋技术进行科学论证、大胆革新,通过技改,创新发明,先后在国内外申请专利一百多项,在艰苦的实践中培养造就了我们的技术工人,我们工程技术人员。我们不但掌握驯服了洋技术、洋设备,使之正常地安全稳定运行,我们还对美国原有技术和设备、流程不合理的部分进行了改造创新,得到了德士古公司的认可,并在国外取得专利。

当我们成功运行77天后,美国邀请我们去交流,我任团长,带着6位同志到了美国佛罗里达州坦帕电站。

美国人非常傲慢带着我们在厂区远离气化装置坐着车转了一圈,说这个就是我们的气化炉,随后到会议室座谈。他们通过翻译告诉我,说我们只谈40分钟,其他的不谈,只谈技术数据。他们先大体介绍一下他们的运行情况,我们分别把我们的气化炉运行情况、各种数据、技术参数、经济指标进行了介绍。通过沟通交流、分析对比,我们所有的指标都优于美国。讲完以后,美国人完全换了一副嘴脸,非常热情的挽留,不让我们走,我给他们讲了两小时四十分钟。

这套技术应当说是拉开了我们国家现代煤化工技术革新的序幕,这是枣庄人的骄傲。这个技术不是一般的雕虫小技,是事关国计民生的问题,是事关环保的问题,现在越来越凸显了这个技术成功开发的重要性

 

【历史现场】

在佛罗里达坦帕电站交流结束以后,丁辉一行第二天就准备返程了,突然接到美方邀请,访问德士古纽约总部。到了美国德士古纽约总部,丁辉发现广场上有三面旗子在寒风中迎风飘扬,一面是美国星条旗,一面是德士古企业的旗,还有一面是中国的五星红旗丁辉的心不由得骤然加速。美国德士古副总裁站在楼前迎接丁辉一行。握手后,他指了指五星红旗说:“丁先生,这是我们美国德士古公司120年来第一次在总部升起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也是第一次升外国国旗!”丁辉说:“我感觉一生当中印象最深的、最令我激动的就是这个时刻。到现在,这么大年龄了,想起这件事情,都30年了,依然是心跳加速。”

 

敢为人先,山东省内首个企业创建省级高科技化工园区

丁辉3.jpg

【口述内容】

丁辉:德士古煤炭气化技术引进、改进成功以后,我信心大增,就想我们还要把科技成果扩大。在我们枣庄,不是有一个鲁南化肥厂足够了的,一花独秀不是春,我们还要通过鲁南化肥厂的牌子,通过枣庄市的优惠政策,引进更多的优秀企业、优秀的技术、资金来入驻。

怎么办呢?

当时正好是全国兴办经济开发区高科技园区建设风起云涌的时候。我想,我们能不能在这个地方搞一个高科技的煤化工基地?

厂领导研究后,当时有两种意见:一是建园区,这是政府的事情,我们企业它干吗;二是单一的鲁南化肥厂,发挥不出集团效益与群体效益,建园区,对鲁南化肥厂的日后发展有好处,上游产品、下游产品可以流通,还有技术人才可以互相支撑。

给当时枣庄市委市政府领导汇报以后,他们非常支持。然后我就带领一个由两三个人组成的、精悍的小队伍先跑一跑,看看行不行,先探探路。先从里跑,市里同意了。给省科委汇报后,经过他们反复调研,批准了,当时我们把美国的这套技术成功引进,并进行了创新,在全国乃至全世界都有了一定影响,当时的省领导也给予了高度关注。

省里要跑科委、计划委,然后要向国家科委、国家计划委备案,回答一个又一个的询问:

第一,你们的理由是什么?你们为什么要办?为什么要在枣庄办高科技化工园区?

第二,你们现在有哪些资本、有哪些资源可以支撑你们去办一个高科技化工园区?

第三,你们的人才资源如何?

当时省长李春亭非常关心,他和主管副省长,还有科委、发改委的同志一起听了一次我的汇报。我讲完以后,李春亭长说,好,就这样了,可以给他批。

1999年9月,山东鲁南高科技化工园区成立。我感觉在我的有生之年做了这件事情,从历史意义和现实意义来讲都是非常重大的。

 

【历史现场】

2000年4月,山东省人民政府104号文批复将鲁南高科技化工园列入省级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并作为枣庄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的区外园,享受省级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的优惠政策。 这是山东省政府迄今为止批准的、唯一一家以企业为依托建设的省级高科技化工园区。

鲁南高科技化工园区以兖矿鲁南化肥厂为依托,以现代煤气化技术为龙头,以下游系列产品开发及产业链延长为主导,目标是:尽快提升煤化工基地企业实体的核心竞争力,努力发展煤化工新兴产业群,实现产业升级和技术进步,加快鲁南基地煤化工产业的发展,并辐射周边及全省地区,建设成为山东省乃至全国一流的煤化工基地。

 

据理力争,赢得第一个知识产权国际诉讼的胜利

【口述内容】

丁辉4.jpg

丁辉:2002年6月,我被调到兖矿集团在邹城收购的一家地方化肥企业,即兖矿峄山化工公司,任董事长。

2003年兖矿集团和枣庄市政府达成协议,决定在鲁南高科技化工园区建设最现代化的煤化工企业:兖矿国泰化工公司,年产20万吨醋酸24万吨甲醇,一期工程投资30亿元的大项目。

兖矿集团党委决定把我从峄山化工公司调回,任国泰公司总经理。国泰项目一是大,当时是枣庄建市以来兖矿集团组建以来一次性投资最大的工程。

二是科技含量高,该项目承担两项国家“863”科研、工业化、示范课题,另外,醋酸项目是我国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打破西方国家垄断,国内第一套工业化项目。

三是当年我已经54岁了,年龄偏大。

四是建设过程中,试开车阶段还可能有许多意想不到的未知难题。

当时我向组织提出:担心自己不能胜任,影响这项省重点工程的建设,能否让我考虑考虑….领导回复:不行!立即走马上任!

在建设过程中,我们确实遇到了几件无法抗拒的、致命的、险些摧垮这个项目的大事件!第一是“非典”爆发——波及全国,全世界的人类灾难。

工程建设中大批的设备、材料、施工机械,工程技术人员、施工工人要进出工地,怎么办?

第二个问题是我们的外企合作伙伴出了问题,消失了!我们共同签署的从几十个国家进口的设备、仪表、材料,滞留在北京、上海、青岛、宁波等海关,不能入关!

当时国家发改委、国家海关这么定的:半年之内如果能迅速找一个外国的合作伙伴,那么这个项目还可以运转,要不然的话,这个项目就“枪毙”。

在这个时候我们找到一家名叫美国国泰财富投资的公司,使项目得以继续进行建设,我们更名为兖矿国泰化工有限公司。当时找到这家公司很不容易,这是第二个麻烦。

第三个最大的问题是国际诉讼。我们这个项目当时上的时候,醋酸合成技术在全世界来讲是高端的,而且是仅有几个国家能够掌握的。醋酸是稀缺物资,国家每年需要大量进口。

我们这个项目快建成的时候,英国BP公司(英国石油公司)在美国把我们告上法庭了,说醋酸核心技术侵权。我们被迫应战,打国际官司。

我是在滕州最基层的老百姓家庭出生长大的,不要说国际官司,国内民事官司都没打过。老百姓居家过日子,谁愿意打官司呢?从来没涉猎过这个事情。

美国来的传票,通过国家司法部传到公司以后,厚厚的一摞法律文书,全是英文。找翻译一看,文书上全是指责,就相当于给中国抹黑一样。我当时真的是懵了,陷入了人生最黑暗的一段时期。我心里想:很可能因为这个事情,国泰项目会破产!

兖矿国泰化工公司项目是由兖矿集团和上海一家化工设计院联合的。我到了上海通报这个事,这家公司的一位律师在美国拿的博士,而且在美国工作了15年,然后回到上海。他第一次见我的时候说丁总你干脆放弃吧!英国人在美国把你告了,你能胜诉吗?我说我就非跟他们斗一斗不行。矿集团要活,枣庄市的煤化工企业要活,那就必须据理力争拼死抗争,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我们的心血付之东流。

这件事情历时八个月之久,说起来我要流泪。

当时,我们在上海花高价找了家美国律师事务所,跟他的律师谈话按小时算美金。为了企业的生存,为了民族的尊严,为了我们枣庄的煤化工,拼死也得打赢这个官司!

因为当时没有互联网,我们每个月都要到上海去一次,通过视频的方式和美国法院沟通。现在我们在家里都可以这样做了,但当时不可能。

我记得那一年冬天,下午5点我们要到上海南京路的律师事务所进行跨洋对话。当时没有高铁,那天因为大雾,高速公路封了,路上大家水没喝,饭没吃,拼命地从小路往上海赶……我现在想,如果当时要是出了事儿,我这辈子都罪不可赦……

官司打得太艰辛,最后我们决胜于大洋彼岸。

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在外地出差,是在夜里——我们和美国有时差,我记得那是凌晨两三点钟美国那边传来消息,说你们胜利了,我通知你们胜利了。我说你再说一遍。他说我郑重告诉你,和英国BP公司关于醋酸核心技术侵权问题,你们胜诉了。

当时,我从床上一跃而起,一个人在房间里喊着叫着,哭稀里哗啦。我那几个月太难受了,压力太大了,天天睡不着觉。

工程建设过程当中遇到的这三件事,任何一件都能把这个项目彻底摧垮。

胜诉后,律师告诉我们:你不要光高兴,美国实行联邦制,它在加利福尼亚州法院告了你们,虽然你们胜诉了,但是他还可以到佛罗里达州去告你们,所以你们设备运回的期限只有7天。7天后,他们会到下一个州递上诉状,法院认可之后,立即又会对你们的设备封存禁运

7天的大限最便捷的运输方式只能是空运,当时我们出国坐飞机就觉得不得了,从来没想过,我们这么大的设备也要坐飞机运回来。

 

【历史现场】

几架大型货机载着兖矿国泰订购的全部设备,呼啸着降落在北京机场的时候,丁辉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然后,浩浩荡荡的车队把设备从北京机场往山东运。

丁辉想,这个事我们得“搞点动静”。

车队快入滕州的时候,丁辉找滕州市政府的领导说设备大,而且长长的一个车队,一般走外环,不能走市区里,但是为了把这振奋人心的喜讯分享给我们的滕州市民,咱能不能从市中心走

滕州市公安局分管交通的副局长亲自带着警车开道。设备上披红戴花,沿途老百姓夹道欢迎,鼓掌欢呼。坐在第一辆大卡车上的丁辉十分感动。

得知兖矿国泰在美国胜诉,时任国务院副总理吴仪非常高兴地说,这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加入WTO以后,中国的企业在国外进行国际诉讼取得的第一个在知识产权领域胜利,而且是完胜。

 

超龄履职,专利技术反超美国

 丁辉5.jpg

 

【口述内容】

丁辉:我所从事的鲁南化肥厂、兖矿国泰化工都是国有企业。按照体制内的规定,领导干部58岁就应彻底退休。2009年12月份,兖矿集团决定组建山东兖矿国拓科技工程有限公司,由我担任董事长,负责宣传、推广兖矿集团具有知识产权和专利的现代煤化工技术。当年我已经60岁了,这在兖矿集团是特例。公司组建后,企业身份发生变化:在市场上由原来的甲方变成了乙方,上门宣传、推销,脸拉不下来,很不适应!

后来想:这项专利技术这么好,兖矿集团专门组建公司进行宣传、推广,我一定要在我职业生涯的最后一站,把这项技术推向全中国!全世界!

我在山东兖矿国拓科技工程公司工作三年,打开了国内外市场:迄今为止,向包括美国、韩国企业在内共67个大企业、特大型企业授让专利,转让技术。已经建成投入运行或者正在建设中的对置多喷嘴气化炉197台(套)。当今世界日投煤量4000吨的超大型巨无霸气化炉运行状况良好。我们占据了国内现代煤化工核心技术的半壁江山。国拓公司成了国内为数不多的著名的具有研发力量、工程转化能力,具有现代煤化工核心技术专利并向国内外转让的“专利营销公司”。

通过20年的努力,我们的现代煤化工技术反超了美国。美国瓦莱罗公司一行12人乘专机到国泰公司实地考察,并成功签订了技术转让合同。我们的现代煤化工核心技术卖到了美国。签字之时,就是我们煤化工人扬眉吐气之日!

现在我们的对置多喷嘴气化技术已经跻身于世界三大现代煤化工核心技术之一!

丁辉、韩玲夫妇合影.jpg

                             丁辉、韩玲夫妇合影。

 

【历史现场】

退休以后,丁辉在枣庄担任了一届科协副主席,后来又担任了两届老科协副会长,直到现在。

在老科协,他把老专家、老工程技术人员组织起来,为枣庄的工业发展、经济发展、社会发展献计献策。

最近几年,丁辉基本上每年都要就枣庄市的工业发展写一个系统的报告。2021年春节后,他带领几位老专家来到自己一手创建的山东鲁南高科技化工园区调研,以老科协的名义写了报告。报告最后转到了市领导那里,市领导高度重视,分别批示,要求解决鲁南高科技发展的瓶颈问题。科协的同志把市领导的批示转给丁辉,他很感动。

说到“中国制造2025”,说到枣庄“工业强市、产业兴市”战略,丁辉说:“我非常喜欢一句话,‘我劝天公重抖擞,不拘一格降人才’,枣庄应当振兴。”他认为枣庄最大的优势就是现代煤化工技术雄厚的人力资源,“我希望我们能够审时度势,认清我们自己的优势,精准地把枣庄的工业搞上去,把枣庄的产业搞上去,把枣庄的经济搞上来。”

 

采集时间:2021年9月14日

采集地点:滕州市美铭广场写字楼

采集人:中共枣庄市委党史研究院

版权所有:枣庄市党史办网 鲁ICP备14011134号-3 您是第位访客
Copyright(C) 2015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