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研究您当前的位置是:首页 > 专题研究

贾平章口述历史:矢志不渝 煤矿工人的报国情怀

来源:枣庄党史网

  口述历史系列之18:枣庄工业发展六十年

 

  【人物介绍】

  贾平章,枣庄市山亭区人,1958年参加工作,一直从事采煤生产技术管理工作。曾先后任采煤三区副区长、采煤四区党支部书记,枣庄煤矿生产副矿长,枣庄煤矿副矿级调研员等。1976年参与研制试验枣庄工Ⅱ型掘煤机,获得了局级、省级奖励,其成功案例被列入《采煤学教材》。1980年领导实验成功的大槽煤支护改革,获局一等奖。1986年、1987年参与多项技术研发工艺实验,曾获得省科技进步一等奖。1987年在枣庄矿排水抢险中荣获一等功。1987年被评为局级优秀共产党员。

  【访谈背景】

  枣庄新中兴公司前身为1878年创办的中兴矿局。虽为“官窑”,但创业于列强瓜分中国之时,举步维艰。后逐步发展成为纯民族资本的“中兴煤矿股份公司”,不仅拥有3座近代大型矿井,还拥有铁路、航运、发电、机械加工制造等众多产业,成为旧中国三大煤矿之一,在中国民族工业发展史上占有极其重要的地位。

  新中国成立后,中兴煤矿公司更名为枣庄煤矿。苦难中出生的贾平章,长在红旗下,终身奋战在煤矿。作为老一辈煤矿人的代表,贾平章不仅见证了新中兴公司发展的历史阶段,而且为能够融入枣庄“因煤而兴”的历史进程而骄傲。

  中兴公司是枣庄的根

  是枣庄人的骄傲

 

  【口述内容】

  贾平章:中兴煤矿是一个拥有140多年历史的老矿厂了,历史悠久。枣庄矿区煤炭资源丰富,煤质优良,且埋藏较浅,易于开采。1840年鸦片战争以后,以李鸿章、张之洞为代表的洋务派倡导“自强”“求富”,先后在武汉、上海、天津设立工厂,急需煤炭做燃料。但当时国内煤炭缺乏,外国洋行又故意囤积居奇,哄抬煤价。一些官僚富商见煤利暴涨,便想到在枣庄开办煤矿。

  峄县豪绅金铭和曾做过直隶东明县知县的米协麟、候补知县戴华藻,跑到天津找到直隶总督李鸿章禀告开矿事宜。当时李鸿章着手兴建的军工企业正急需煤炭,他随即奏请慈禧太后、光绪皇帝批准,委派米协麟、戴华藻到枣庄来,设立了“山东峄县中兴矿局”。

  中兴矿局创办之初,资金短缺,试开的3座煤井因排不干积水而无法采煤。为了解决排水问题,戴华藻联络了一批官僚,在上海、天津等地筹了5万多两银子,陆续购买了4台新式抽水机,煤井排干井下积水后开始出煤。到1882年9月,日产煤炭达到120吨。虽然有了新式抽水机,但中兴矿局在管理和技术方面仍然沿用煤窑旧制,劳动条件恶劣。随着矿井不断延伸,井下事故越来越多,激起了矿工和死难者亲属的极大愤怒,1000多名民众围攻中兴矿局。1896年1月,山东巡抚李秉衡下令在全省封禁矿井,中兴矿局被强行关闭。

  1898年,以张莲芬为首的部分原中兴矿局股东为复开枣庄煤矿,赶到天津会馆召集股东磋商,并通过新任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裕禄再次奏报慈禧太后和光绪皇帝。随后,张莲芬受裕禄委派,带领中国矿师邝荣光、德国矿师克礼柯对枣庄旧矿“逐细勘量”,认定枣庄煤田“质佳块多、煤平易取”。为解决资金不足和技术人员缺乏的困难,张莲芬等人在天津与德国驻天津税务司德璀琳筹商,将公司定名为“商办山东峄县华德中兴煤矿有限公司”。中兴公司于2月20日正式成立。经过3年的苦心经营,至1902年,旧井积水全部排干,新开的小井也开始出煤,煤的年产量达到8.5万吨。

  中兴公司华股资金不断壮大,德商却一直未按原定协议入股。为此,1908年经清政府批准,公司名称改为“商办山东峄县中兴煤矿股份有限公司”,取消洋总办,改总办为总理,由张莲芬担任。至此,中兴煤矿公司成为中国人独资经营的民族煤矿企业。

  1916年,中兴煤矿公司处于经济困难时期。经董事长徐世昌联络、赵尔巽介绍,张作霖拿出6万两白银,以张学良的名字登记入股。在1925年中兴煤矿公司第十四届董事会上,张学良被推选为董事。此后,张学良连选连任主任董事、公司主任等职。

  “七七事变”后,日本侵略军大举南下,为抵御日寇,在枣庄沦陷之前,公司就将矿区的主要设备拆除,一部分转移掩埋,一部分西迁武汉。

  抗战胜利后,中兴轮船公司多方筹集资金,陆续向美国买了7艘海轮,逐步恢复了正常经营。1948年,国民党当局强行征用中兴轮船公司停泊在上海的海轮,向台湾基隆港撤退运兵。中兴轮船公司经理黎绍基与国民党交涉,以轮船维修为名,设法让一部分船只驶离台湾,停泊在香港。新中国成立后,中兴轮船公司才把停泊在香港的轮船招回。1949年10月,周恩来总理亲切接见了黎绍基等人,详细询问了中兴煤矿公司和中兴轮船公司的情况后说:“中兴公司的资本家是爱国的。”1956年9月28日,中兴煤矿公司实现公私合营,改称为公私合营枣庄煤矿,1958年8月16日改为国营枣庄煤矿。

  【历史现场】

  1878年创办的枣庄中兴煤矿公司堪称中国“活着的民族工业”。抗战期间,中兴煤矿公司以民族大义为重,通过停产、炸港、沉船阻挡日寇进犯。中兴煤矿工人以及子弟自发捐款支援上海军民,秘密组织抗日训练班。1938年台儿庄大战的最初阶段,中兴公司部分矿工和职业中学的青年学生,踊跃报名参加了鲁南抗日自卫团和战地服务团。特别是1940年由中兴公司煤矿工人为主改编的“鲁南铁道大队”,成为一支威名远扬的抗日英雄部队。

  解放前夕,国民党对中兴煤矿公司矿井进行了更大的破坏,3个立式大井全部被淹,致使煤矿停产。解放后,在周恩来总理的亲自关怀下,由中央私营企业局、燃料部主持协调,对矿井进行排水,恢复生产,中兴公司更名为枣庄煤矿,从此彻底获得了新生。

  “中兴公司是枣庄的根,是咱们枣庄人的骄傲,中兴历史值得我们铭记。如果不传承下来,这段历史就被大家淡忘了。所以,从这方面来说,中兴公司为社会、为枣庄做出了巨大的贡献。”贾平章动情地说。

 

  咱挖煤不是给谁干的

  是为老百姓干的

 

  【口述内容】

  贾平章:我老家在山亭农村,离中兴煤矿30里地,当时就是在家种地。矿上招工,我想去,但是家人不同意,因为以前旧社会干煤矿很苦,还经常出事故。但我想,现在都是新社会了,为了社会主义建设,为了国家多出煤,咱得作贡献啊,所以我就和村里二十多个年轻人一起去了。先是体检,合格后开始培训,还发工作服。培训一共差不多七天时间,我就下煤矿了,那是1958年7月,我17岁,正式成了一名煤矿工人。

  咱枣庄煤矿的煤在全国范围内也算是好的,但在旧社会,枣庄煤矿屡遭破坏。特别是日本人侵占枣庄的时候,井下胡挖滥采、吃肥丢瘦的情况很常见,穿煤洞、放围场,连护巷煤柱也被盗采,严重破坏了煤炭资源和矿井安全,好多大井被淹停产,遗留下的安全隐患和生产上的麻烦很多。解放后,在周恩来总理的直接关怀下,中兴煤矿公司实行公私合营,并从全国调拨排水、生产设备恢复生产,大伙的生产积极性得到提高。

  枣庄矿的这个煤层一共有十几层,可采的一共是5层。最好的煤层叫大槽煤,层高能够达到10米到11米。中层煤,也有1.2米、1.8米高。还有0.8米、0.7米和0.5米的。再往下还有煤,但不宜再采了。

  我们的煤炭主要是运到上海,用来炼焦,上海大钢厂多。上海对咱很重视,每年带着大型歌舞团来枣庄矿两趟,又是宣传又是慰问的。枣庄“因煤而兴”,以前枣庄没有楼房,都是平房,马路也很窄。枣庄煤矿发展起来后,带动了城市的发展。

  采煤四工区是新成立的单位,1972年,我到采煤四工区担任党支部书记。干了没几年,就碰上“文化大革命”,矿上到处停产。老百姓也缺煤。城市那时候没煤气,都依靠炭,当时老百姓都没炭烧,农村小铁匠连打个锄头都没有炭,农村人只能拾点柴火烧。

  我们四工区却没有停产,还出了35000吨炭。怎么出的呢?工区停产“闹革命”了,我就把我们工区这个领导班子,区长、副区长、技术员都集中起来开会。我说咱不能走,咱有的是党员,有的是国家的工人。国家培养咱干嘛的?我团结他们一块儿做工作。我们的支部、工区,有七八个人一直没走。我就自己下井打眼,找了个放炮员,让他放炮。第一天打眼装上炮,第二天去放炮,第三天我们挖炭。我说我们几个干部下去“攉炭”行吧?“攉”完了,没人运怎么弄呢?出煤还牵扯好几道工序。我说没事儿,咱先弄到这第一个环节。刚开始人少,也就二三十个人,“攉”了一个大斗,能装300吨炭。然后,我到井上去找车。井上的工人也很感动,东井井岔子党总支给了很大支持,发动干部开电车为我们拉煤。就这么干了一年多,出了35000吨炭。

  党支部班子得团结,得切实地拧成一股绳,支部书记作为班长就得走得正站得直。困难时期你得出来带头,做榜样。我那时也年轻啊,刚30出头,年龄大点的人就说,别人都不干,咱干什么的,咱露头?我说咱不是露头,人打铁的、打锄头的都没炭用了,咱市里都没什么炭烧了,又没煤气,冬天不冷?咱是干煤矿的,咱不丢人?咱们是为老百姓干的!

 

  【历史现场】

  新中国成立之初,枣庄矿区被列为华东地区重点煤炭勘探区,除中兴公司原来拥有的枣庄、陶庄煤田外,又先后发现了官桥、滕南两大煤田。1956年2月,枣庄矿务局建立,下辖陶庄、枣庄、田屯和临沂4个生产矿,此后又先后兴建山家林、甘霖、朱子埠等矿井。

  新中兴公司成立后,除蒋庄、付村、高庄等一批新矿井外,枣庄煤矿等老矿已经关井破产。为打造工业旅游基地,挖掘优秀工业基因,新中兴公司成立了中兴文化博物馆,组建了中兴文化研究会搜集历史文物,整理历史档案,以进一步提炼中兴公司精神,保护中兴公司遗迹,打造中兴历史文化名片。在弘扬传统优秀文化的同时,新中兴公司注重枣庄地区第一个党支部诞生地红色资源的挖掘,已经成功申报为山东省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随着一系列工作的开展,中兴历史文化得到社会各界的关注,获批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中国工业遗产保护名录、枣庄市3A级旅游景区、枣庄八景等。2021年,中共枣庄市委书记陈平两次到新中兴公司调研,专门了解中兴文化挖掘整理工作,提出要进一步依托中兴文化实施产城融合文旅项目。

  坚持在一线挖煤

  煤矿就是我的家

 

  【口述内容】

  贾平章:上世纪80年代,我开始担任枣庄矿副矿长,分管生产。我还是坚持到一线挖煤炭,每隔一天就下一次井。我说不管区长、技术员都跟我去,挖炭这么苦,你得有体会啊。有些采煤区层高只有板凳一般高,得用膝盖爬。我的膝盖和脚后跟一样,全是茧子,即使带护膝下井,膝盖上也都磨出茧子了。

  那时候的枣庄煤矿产量每年基本能达到100万吨,最高达到120多万吨,少的时候也有80万吨。原来有大槽煤,产量高。到后来没大槽煤了,薄煤层出炭就难了。咱这个煤矿吧,高煤层最好,叫肥煤。日本人占领枣庄后,在这儿挖了几年,很多好煤都给挖走了。

  煤矿一般有五大灾害,煤尘、水、火、瓦斯和顶板。煤尘分为可以爆炸的煤尘和浓度达到可以导致尘肺的煤尘。这个煤尘一爆炸,一个矿都得报销,就那么大的威力。水是指那些会导致煤矿淹井的涌水;火指井下发生的各种火灾;瓦斯包含井下各种有毒、易燃易爆的气体;顶板倒塌则是最常见的煤矿事故。

  比如说,旧社会下煤矿用油灯,把灯叼嘴上,往里爬。按理说井下不能有明火,有明火会引起瓦斯爆炸,但旧社会哪管挖煤工人的死活。新中国成立后,煤矿安全得到前所未有的重视,制订了规章制度,关键的章程就是谁出了事就处理谁。同时,安全技术与保障安全生产的设备也跟上了,基本上每个矿都达到了安全生产的标准。

  但地下情况复杂,发生事故也在所难免。1987年那年,雨太大了,加上私自开采的小煤窑遍地开花,矿区下沉,洪水渗漏,积在井下。那时候的煤矿外头有个剧院,矿上发的电影票,我正在看电影。喇叭一喊,说大水淹井了。当时我还在工区当支部书记,赶紧回矿里奔到南井查看。因为南井地势最低,水都往南井这儿涌,抽水泵差一点儿就被淹了。几个开泵的工人吓坏了,六台大泵开足马力往外排水。抢救算是及时吧,没有淹死人,但导致矿井停产有20多天。

  1997年之后,我担任了枣庄矿副矿级调研员,就不在生产一线了。但枣庄矿始终是我的家。虽然现在的矿井大都关停了,我希望全矿能够实现新的突破,发展新的产业。

  现在,枣庄发展也很好,比过去好多了,老百姓生活条件都改善了。我老家山亭区的老百姓生活得也很不错。过去吃饭哪有这么丰盛,现在吃的喝的都有。以前到我老家的道路都是泥路、山路,离这儿30里路,遇到下雨天,泥泞不堪,难以行走,得趟泥回家,在家穿好鞋,来到这儿,鞋底都踩坏了。现在路也都通了,修得都很好。现在这个路多好,都是柏油路,整体发展的很好。

  【历史现场】

  高强度、大规模开采造成煤炭资源锐减、生态环境恶化。虽然不再挖煤,但百年矸石山依然堆积在那,严重影响着周围居民生活和环境。贾平章回忆说:以前就只顾生产,哪顾得上环保,所以给矿区周边居民生活造成困扰。以前,几十米高的矿渣子(矸石)山成年累月地冒着呛鼻子的黄烟,周围的居民都不敢在屋外晾晒衣物。

  近年来,新中兴公司践行绿色发展理念,进行转型升级。依托煤矿矸石山、塌陷地等历史资源,新中兴公司打造了中兴国家矿山公园。退休后,贾平章没事经常去矿山公园逛逛。贾平章感叹地说:“这座国家矿山地质公园代表着枣庄煤矿的过去,更象征着矿业城镇的转型。”

  从老中兴公司办公大楼望去,原东西配楼、电光楼、矸石山、机务处老厂房、北电厂老厂房遗址保存完好,东大井、南大井、北大井,以及台枣铁路遗迹、老洋街遗迹清晰可见。

  1999年,枣庄煤矿由于资源枯竭,破产重组为枣庄新中兴公司,励精图治,发展成为一家拥有机械制造、电子、服装、房地产开发、玉石加工及销售、原木采伐进口、生物制药等20多个子公司的新型实体。

  新时期,新中兴公司坚持绿色发展理念,迎难而上,创新发展,已经成为跨国界、跨行业的新型综合性现代企业。

  采访时间:2021年9月13日

  采访地点:枣庄新中兴公司

  采访人:中共枣庄市委党史研究院

版权所有:枣庄市党史办网 鲁ICP备14011134号-3 您是第位访客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632)3315546 Copyright(C) 2015 All Rights Reserved